0
战将垂暮赴戎机 ——吴克华司令员在新疆
2019-04-09 20:58:37 浏览:162次 【



吴克华将军


一、内紧外松的战备

 

1979年2月4日,大年初八。一阵接一阵的贴面风像鞭子抽打在脸上,生疼生疼。

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冷冷清清。高悬的太阳挡不住滚滚而来的西伯利亚寒流,摄氏零下20多度的气温令人呵气成冰。标志节日气氛的彩旗,顶着凛冽的寒风在空中忽忽喇喇地响着。悬吊在候机楼檐上的冰棱长短不等,在正午的阳光照耀下晶莹剔透。

候机大厅的贵宾室内,新疆军区和新疆自治区的七八位领导人,面色凝重,不苟言笑,耐心等待着即将降落的专机。

中午两点多,专机降落在跑道远端,经过一段滑行,在候机楼前停住。

舱门打开,杨勇一走出来,舷梯前一片掌声。杨勇微笑着向前来欢迎的领导人招手,笑容还像前几年那样亲切平和。欢迎的人再向上看,杨勇身后闪出一张面孔陌生的军人,个头和年龄同杨勇差不多。刘震司令员一看是老战友吴克华,不禁愣了一下。刘震和吴克华都是当年第4野战军的纵队司令,塔山一战让吴克华名声大震,刘震当时也为之钦佩。但此时此刻吴克华出现在杨勇身后,却让刘震费解。他来不及细想,杨勇、吴克华已经走到面前。

看到杨勇情绪很好,刘震、汪锋、郭林祥等主要领导也都心里踏实了。最近中央几次批评新疆战备工作没有坚持内紧外松的原则,搞得谣言四起,人心惶惶,形势不大稳定。这次派杨勇来疆,军委办公厅的同志在电话中讲,主要是就战备工作统一思想,防止群众倒流内地的现象继续蔓延。

汽车碾过积雪松软的马路,速度比往常慢了下来。还没走多久,杨勇侧过脸对刘震说:我这次来的任务之一是接你回北京。军委考虑你的身体不宜在新疆继续工作,决定你到军科任副院长,你在新疆的工作由吴克华同志接替。因为小平同志出访没回来,工作调整的事情没有提前打招呼。晚上我们先谈谈,然后再宣布命令,让大家知道这是正常的人事变动。

杨勇接任志愿军司令员时,刘震是志愿军空军司令员,俩人相识相知数年。杨勇觉得刘震是老同志,工作调整没有必要对刘震绕弯子,于是开门见山直言相告。

刘震毕竟是久经历练的老将军,他看到吴克华的第一眼,已经想到了工作变动的可能性。杨勇说完,刘震一句一顿地说:我工作有失误,影响了新疆的稳定,给党的事业造成损失,我服从军委安排,支持老吴来军区工作。刘震说话时,扶眼镜的右手微微抖动着。

汽车驶入乌鲁木齐南郊的延安宾馆,这是新疆的国宾馆。吴克华被暂时安排在这里下榻。警戒森严的延安宾馆院落很大,清冷空旷,七八幢别墅只住了杨勇和吴克华一行七八个人。

2月7日,新疆军区政委郭林祥主持军区常委会议,杨勇宣布完新老司令员的任免命令后说:吴克华同志调任新疆军区司令员,是老帅们点的将,是根据新疆战略地位和吴克华同志的领导才能安排的。刘震同志另行分配工作,是正常的人事调整。当前新疆军区战备任务很重,要继续抓紧战场准备和实战演练。根据军委的决定,总参正在作方案,下一步新疆军区要组建几个守备师,内地还要调两个野战师进来,东疆军区又刚刚成立,部队一下子增加这么多,各级领导的工作一定要跟上去。战备工作要坚持内紧外松,既要防敌突然袭击,又要保持社会稳定,不要搞得八公山上草木皆兵。要采取得力措施,制止谣言,稳定人心,坚决防止群众向内地倒流的现象漫延。稳定局势的问题,军区和自治区要联手行动。相信大家会支持吴克华同志做好工作,保持部队高度集中统一,做好应对复杂情况的充分准备。

杨勇、刘震、军区党委第一书记汪锋讲话后,吴克华恳切地说:我到成都军区时间不长,没有来新疆的思想准备。中央决定我来,我服从命令。我个人能力有限,情况又不熟悉,感觉肩上担子很重。好在军区党委很坚强,在坐的都是老同志,又有前些年领导班子打下的工作基础,我们有条件把部队建设搞好。新疆是反霸前哨,苏军大兵压境,剑拔弩张,我们要时刻警惕敌人突然袭击。但战备工作要内紧外松,不要搞得人心惶惶。怎么个内紧外松,我和郭政委商量,请大家先做个准备,过两天常委专门讨论一次,拿出一些行之有效的措施,先把人心稳定下来。

军区常委们都是从战争硝烟中厮杀出来的精英,谭友林、刘海清、张竭诚、郑三生等战将,对吴克华指挥塔山阻击战的壮举更是耳熟能详。谁都知道,那是连林彪、罗荣桓也捏着一把汗的恶仗。但是吴克华和他的战友们硬是打出了战争史上的奇观。6天6夜的斗智斗勇,让临阵指挥的蒋介石及卫立煌、桂永清、周至柔等国民党陆海空诸员大将功亏一篑,怒断肝肠。蒋介石整饬麾下“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的训辞成为千古笑柄。现在,北京又把这位“文革”后复出的塔山战将派到西陲前线统领30万大军,这无疑让心存忧虑的新疆军区领导们精神为之一振。

送走杨勇当夜,吴克华睡不着觉,他是为“内紧外松”这4个字辗转反侧的。想着想着吴克华把灯打开,爬起来给远在成都的张铭打电话,要她抓紧收拾东西,争取早几天把家搬到乌鲁木齐。张铭一看表,已经夜里两点钟了。

第二天一大早,吴克华又给成都军区步兵学校领导打电话,让正在深造的儿子吴晓伟中断学业,陪同病中的母亲一块到新疆军区报到。

从知道吴克华要去新疆那天开始,张铭已开始了搬家的准备。她了解丈夫的脾气,每次工作变动都是人走家搬,决不拖泥带水。只是心里有些纳闷,一晃就奔70的人了,怎么非得到新疆军区当司令呢?纳闷归纳闷,搬家归搬家,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何况新疆又是反修前哨,这不正是吴克华想去的地方吗!张铭虽然正在患病,但仍亲自动手整理行囊,一刻也没有耽误搬家的准备工作。

打电话让张铭和儿子把家搬到新疆,吴克华是思考了大半夜才决定的。

从赴京受命那天起,吴克华不止一次地听说新疆的群众向内地倒流。这两天延安宾馆的同志还告诉他,最近不光火车票买不上,连飞机票也很紧张,伊犁、塔城有些群众租汽车向关内跑,边境地区的少数民族群众也络绎不绝地到乌鲁木齐投亲靠友。社会上谣言四起,到处传说苏联坦克已经开到霍尔果斯、阿拉山口跟前,塔城的群众全都疏散出去了,阿勒泰的牧民连牛羊都杀了。这些传闻让吴克华感到稳定人心迫在眉睫,工作再要跟不上就会出大乱子。但怎么向群众做工作呢?一面是苏军大兵压境,确实要时刻准备打仗;一面要群众不必惊慌,更不要向内地回流。吴克华处在两难选择之中。

晚上自治区党委主要领导人同吴克华交谈时,吴克华曾试探性地建议,政府发文正面辟谣,地方各级领导出面劝阻,或许能够稳定人心,制止人员倒流。对方回答说:也考虑过,仗打不起来好说,真打起来了怎么办?再说,往内地跑的只是少数,绝大多数还在就地坚持嘛!何况我们还有军队这座钢铁长城。

吴克华没有再往下说,他觉得肩上的担子比原来想象的还要重。

6日清晨,乌鲁木齐雪后初霁,延安宾馆银妆素裹,院子里的塔松被厚厚的积雪覆盖得严严实实,纤尘不染。博格达的峰峦白雪皑皑,远远望去,熠熠闪光,这样瑰丽的景色吴克华许久没有看到了。

驾驶员怕轮胎打滑,把车开得很慢。车窗玻璃上的水蒸汽挡住视线,只能听到车轮碾压路面积雪的沙沙声。情景交融中,阮籍的诗句在吴克华脑子里冒出来:“壮士何慷慨,志欲威八荒。驱车远行役,受命念自忘。良弓挟乌号,明甲有精光。临难不顾生,身死魂飞扬。岂为全躯士,效命争战场。忠为百世荣,义使令名彰。垂声谢后世,气节故有常。”阮籍这首诗,是他当排长时方志敏教的。吴克华借诗抒怀暗自感慨:50多年过去了,天山亘古如斯,戍边责任传承接续,现在这副担子已经落到自己肩上了。“临难不顾生”正是吴克华此刻的精神写照。

汽车在司令部楼前停下,吴克华走进办公室,副政委谭友林和副司令员郑三生已经坐在沙发上等他了。三人没聊几句大雪兆丰年的吉祥话,谭友林便开门见山地说:昨晚的情况通报说,伊、塔城那里,群众到银行挤兑,存款都取不出来了,弄不好要出乱子。群工部的同志讲,火车站里人山人海,哭寒号饥,挤得水泄不通。回内地的家属孩子惊恐不安,有边境地区的,也有乌鲁木齐市的;有地方老百姓,也有军队干部家属。一些伊、塔城来的群众连柜子、床板都卖了,不打算再回来了。现在必须马上采取措施,首先军队干部不准把家属朝内地送。说完等着吴克华表态。

郑三生副司令员分管作战、边防,不等吴克华接话,便绷着脸说:生产建设兵团的职工家属也不能往内地跑,军区还可以放宽干部家属随军条件,只要是边境一线连队的干部家属,现在都可以随军随队,当地政府要准予落户。

 谭友林又接着说:听说地方上有的领导干部也把家属子女送到内地去了,说是探亲,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回内地探亲?我主张军区师以上干部,包括我自己在内,凡是家属不在新疆的,最近都把家属接到部队来;原来在内地有工作的,地方政府要帮助安置工作。我昨天晚上已经给家属打过电话,让她人先过来,具体工作单位慢慢联系。

吴克华笑着说:真是不谋而合,所见略同啊!我昨天晚上也给老伴打电话,让她这几天连家都搬过来。

3个人正在议论,郭林祥政委推门进来。谭友林和郑三生把刚才的想法对郭林祥说了,郭林祥连连点头。

吴克华看火候已到,也对郭林祥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既然大家对如何“内紧外松”的问题已经有了具体意见,原来设想的常委会可不可以提前到今天上午开?

我赞成!是得只争朝夕。郭林祥一口同意,立即让党委秘书把议题通知常委,两个小时后开会讨论。

吴克华第一次参加的军区常委会议开得非常成功。常委们紧紧围绕“内紧外松”4个字发言,每个人都有思考、有准备,很快统一了认识,形成了决议:军区机关组织9个工作组,由军区领导和大部领导带队,到南北疆边防军分区蹲点,协调军地战备工作,稳定社会秩序。军区部队干部家属不准返回内地,边防部队尚未随军的干部家属均可随军。协调自治区下达文件,劝阻倒流群众,军区派出得力干部积极配合。建议自治区动用舆论工具,坚决制止谣言,对造谣滋事者追究责任并给予处罚。常委会议决定,有关精神立即向部队传达。

当时全区部队执行一级战备命令,要点设防工程全部启封,边防部队和守备部队占领预设阵地,各级指挥员也进入指挥位置,马上开会传达会影响战备。吴克华和郭林祥商定,由军区领导、司政后领导,分头给师以上单位主官打电话。同时派谭友林到自治区,向主要领导通报军区常委会议的情况,建议自治区与军区联合行动,加强舆论引导,作出政策规定,制止人员倒流。

正在这时,中央对稳定新疆局势又有新的指示。自治区领导见军区决心很大,下午即开会具体部署维稳工作。之后又派人同部队干部组成联合工作组,分头到火车站、汽车站和飞机场,劝阻要去内地的群众返回原地,保卫家园,坚持生产。

谭友林从火车站劝阻群众回来,又向吴克华和郭林祥建议,应当通知部队领导干部,除战备值班外,其他人可以抽空带家属孩子逛商店,看电影,通过各种不动声色的方式,向群众展示军队波澜不惊的精神状态,缓解老百姓的紧张心情。军区领导也应如法炮制,带上夫人孩子逛商店、看电影、转市场。只要乌鲁木齐的慌乱气氛一缓和,北疆、南疆、边境、纵深都会有积极的反响。

马克思说过,“一个实际行动胜过一打纲领”。军区召开常委会议第二天,有几位副司令、副政委便偕夫人子女,先后出现在乌鲁木齐街头,自治区有些领导也相继在商店转悠。群众看到军地领导不慌不乱的样子,像吃了定心丸似的,情绪很快稳定下来。

在全疆各部队驻地,军队干部带着老婆娃娃出入商店、电影院,人们一时间纷纷议论:快打仗了,军队这些领导怎么一点也不紧张?有些地方干部还到部队打听,快打仗了,怎么还动员在内地有工作的干部家属来新疆安置?过去是正连职以上干部家属才能随军,快打仗了,怎么家属随军的条件反倒放宽了?所有这些疑问,都被仗可能打不起来的判断消解了。

张铭虽然还未到乌鲁木齐,吴克华也冒着呵气成冰的大冷天,穿着军装同几名机关干部上街转悠,东瞧瞧西看看,好像即将发生的战争和他这个军区司令员没有多大关系。有些知道一点军队情况的老百姓,听说新疆军区的司令员都逛商店了,思想也松弛下来。地方不少干部还认为,刘震是上将,吴克华是中将,中将换上将当司令,肯定不是打仗的人事安排。没过几天,火车站、汽车站排队买票回内地的男女老少明显减少了。

群众哪里知道,在他们看到的部队松弛表象的后面,军区内部的战备工作却越抓越紧。特别是对伊犁、塔城,阿拉山口、北塔山方向的阵地建设、兵力部署、物资储备等重要事项,吴克华连续组织研究,进一步采取了加强措施。刘海清、郑三生、幸元林等副司令员,亲自到伊犁、塔城、博尔塔拉等边境要地坐镇,随时掌握情况,处置突发事件。

2月12日,张铭同儿子吴晓伟抵达乌鲁木齐。

 

二、耗时半年的勘察

 

2月17日,黎明的曙光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隆隆炮声中爬上了天山雪峰。

新疆军区作战室的一排电话沉寂无声。这样的沉寂是吉是凶,在场的军区首长和参谋们都在紧张的判断着。

吴克华把全部精力放在密切关注当面苏军的动向上。他十分清楚,在敌我对峙的情况下,任何异常的蛛丝马迹都可能是战争打响的导火索。

吴克华整整一夜没有合眼,尽管一脸疲惫,但依然没有睡意。他脑子像一台围绕目标高速旋转的雷达,一遍又一遍地搜索苏军可能向我边境突袭的方向、路线、兵力和时间。他要以变应变,以变制变。虽说目前新疆边境的态势是敌强我弱,但我军必须扬长避短,以劣制优,决不让敌人的企图轻易得手。

此刻的吴克华,眼睛紧盯地图上北疆边境几个山口,脑子里又闪现出那几句话来:“我们的战斗,势必引起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反应。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我们要从最坏的可能设想,做好最充分的准备。”党中央关于对越自卫反击作战通知中的这一段话,吴克华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他认为这是对全国的要求,更是对军队的要求;这是对全军部队的要求,更是对新疆军区的要求。想到这里,吴克华对作战部长孟魁武讲:边境苏军到现在还没有异常动静,这说明小平同志敲山震虎之行,勃列日涅夫是看明白了,等到黎笋被许司令、杨司令的冲锋号从梦中惊醒,怕是提着裤子找不到腰了!吴克华边看表边说,脸上露出几天来少有的笑容。

作战室的 气氛活跃起来。冬日的晨曦在窗外玻璃的冰花上铺了一层朝霞,不大一会儿,一束阳光射进室内,作战室图板上的各种彩色符号,被照得绚烂缤纷,五颜六色。

吴克华早就断定,对越自卫反击战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没有胜负悬念的战争。吴克华不能断定的是,苏联策应越南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所以,他丝毫没有放松对当面苏军的警惕,他要从扑朔迷离的现象中捕捉敌人的真正企图。

5天过去了。对越自卫反击战节节推进,苏军依然按兵不动。吴克华判断,自诩“世界第三军事大国”的黎笋集团,此时已经悔之晚矣。黎笋像低能儿一样看不清邓小平访问美国、途经日本的潜台词,以为凭着墨迹未干的《苏越友好合作条约》,就可以在中越边境为所欲为。然而忘恩负义的越南领导人在拧开战争引信之后,却把自己炸成重伤。黎笋赖以指靠的勃列日涅夫却比他聪明多了,因为苏联人没有忘记历史。

 1979年2月17日,《人民日报》用《是可忍孰不可忍——来自中越边境的报告》,向全世界宣布了中国的最后抉择。《人民日报》的这种口气苏联人记忆犹新。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还击战打响的时候,《人民日报》也是用这种语调对世界发声的。中国政府义正辞严的立场,让当年支持过印度的苏联人犹豫了。据外国媒体事后透露,苏联没有向越南兑现牵制中国的承诺,是在充分权衡利弊得失后作出的选择。然而脑子膨胀的越南人却不清楚,现实总是能从历史中找到影子。在许世友、杨得志的号角声中,黎笋集团也同当年的尼赫鲁一样被自己亲手制造的梦魇惊呆了。

在越南濒临危机的紧要关头,中国政府的节制与宽容,让黎笋继尼赫鲁之后,也摆脱了垮台的厄运。就在越南政府发出全国总动员令,首都河内挖掘防御工事,外国使团开始向河内以南转移之际,正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南推进的中国坦克然刹车。中国政府于3月5日宣布从越南撤军。我西线部队与东线部队分别于3月13日、3月16日相继全部撤回中国境内。

从2月17日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到3月16日我军撤回国内,新疆当面苏军的反应没有升级。但吴克华脑子的弦却绷得很紧,他没有排除苏军采取后发制人的可能性,始终把全部精力用在做好防敌突然袭击的准备上。

 一个多月来,吴克华通过判读地图、沙盘作业、小型讨、个别交谈,不光熟悉了军区领导和司政后领导的个人经历、脾气秉性、工作能力,甚至连作战、训练、通信、情报等业务部门领导的情况也有了基本了解。新疆的地形地貌、战场的环境利弊、阵地的配套设施、部队的保障条件、兵员的补充潜力、军师主官的综合素质等作战要素也了然于胸。吴克华脑子里已经形成了一张新疆局部战争的敌我态势图。下一步的工作就是兴利除弊,挖掘制胜潜力,让对手剑还鞘,弓松弦,实现我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略意图。

吴克华告诉军区机关的同志,新沙皇的扩张野心不收敛,中苏交恶还会升级,甚至不能排除大规模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只有走在战争前头的指挥员,才能在一触即发的战争中赢得主动。

天时地利人和,历来是决定战争胜负的要素。熟悉部队,勘察地形,抓紧战场建设,更是为将之要。吴克华不是个坐而论道、纸上谈兵人。操场、战场、演习场贯穿他一生的军事生涯。南线撤军后,上10天不见苏军动静,吴克华便让机关准备战场勘察方案。

时过3月,大江两岸早已花俏枝头,燕穿杨柳,而天山南北依然天寒地冻,雪飞冰凝。马森参谋长考虑南北疆有些公路还未完全解冻,建议吴克华坐飞机从空中勘察。杨勇在电话上转达邓小平的指示,新疆路况差,天气冷,战场勘察往后推个把月,开春之后再安排,有些地方还可以坐飞机勘察。

放下电话,吴克华爽朗地笑了。他告诉马森参谋长,北疆是主要方向,按说战场勘察应该先北后南,但北疆不少路面冰雪还没有解冻,勘察可以先从南疆开始。作战部已经向南疆团以上单位逐个打过电话,交通干线都可以通行,有些结冰的路面挂上防滑链也可以走。坐飞机勘察也是个办法,但真正熟悉地形地貌还得靠两条腿。吴克华给勘察组开会时说:老百姓常讲六六大顺,我今年66岁,正是勘察地形的大顺之年!吴克华说到做到,亲力亲为,他想在任期内把前两年没有做的主要工作抓紧补上。

战场勘察之前,吴克华与郭林祥花了将近20天时间,分头到成立不久的东疆军区、高炮73师、步兵11师和乌鲁木齐附近的10多个团以上单位走了一遍。高炮73师是以济南军区为主组建的,步兵11师是由西藏成建制调入新疆的。两个师进疆甫定,没有营房,没有菜地,住的差,吃的差,部队思想不稳定,面临的困难比较多。有几个团按“山、散、洞”的老观念部署,进出道路不通畅,一旦情况紧急,部队很难快速机动。正在组建的3个守备师,在调干调兵调装备中也遇到了一些亟需军区解决的问题。政治部从部队回来的工作组反映,紧急战备之后,官兵的松懈麻痹思想开始滋生,有些单位基层干部夜间在位率差,平时也要回家住。

吴克华同郭林祥政委都是见微知著、料远若近的人,军区常委听了吴克华、郭林祥的汇报,决定拿出两天时间,召开师以上单位主官开会,总结前一段战备工作,部署下一步战备工作,防止滋生麻痹轻敌情绪。同时研究加强临战训练、部队扩编组建和进疆部队临时部署的调整问题。

会议开得正是火候。各级主官虽然还没有从紧急战备的亢奋中平静下来,但松懈苗头已经出现,有的感到前一段弦绷过了头,有的认为上边对苏军突袭的可能性估计过高。吴克华分别参加北疆军区和南疆军区的小组讨论,自始至终只听不讲。在吴克华看来,少讲话、讲短话,也是为将之道。一个问题如果没想透宁可不讲,即使想透了也不能喋喋不休,没完没了。因此,吴克华的讲话总是言简意赅,即席讲话更是妙语连珠。

这次会议结束时,师以上单位的主官第一次听到军区1号首长对前一段战备工作的独到分析。吴克华告诉大家:南线打响后苏军没有对我冒然动武,主要有三大忌惮:一是对我人民战争有忌惮。苏联清楚,我们是全民皆兵、举国迎敌的体制,10亿人民10亿兵,万里山河万里营,担心打进来出不去。二是忌惮两面作战。苏联急于打开连接印度洋的通道,这是沙俄帝国的百年梦想。在苏联战略利益的天平上,阿富汗的砝码要比越南重得多。苏联现在正准备搞阿富汗,一旦同我交手,短时间脱不了身,他就会陷入两面作战之中。权衡利弊得失,勃列日涅夫觉得避重就轻帮越南不值得。三是忌惮我国合纵连横。党中央深谋远虑,在教训越南之前中美建交,紧接着小平同志访问美国,途径日本,这就大大拓展了我国的国际战略空间和回旋余地。苏联想对我动手又顾虑美国牵制,想过河又摸不到石头,不等他定下决心,我们这边已经宣布停战撤军。大家反过来再想想,仗要真打起来,就凭战士们个个都是董存瑞、黄继光,我们干部的能力能胜任指挥吗?仗没有打起来是侥幸,但这样的侥幸不会重复,更不会反复!宁可千日不打,不可一日不备!请同志们想想,侥幸后的我们还能麻痹松懈吗?

会场鸦雀无声。吴克华不到半个小时的讲话,像重锤擂鼓,在会场每个人的耳膜里轰鸣。大家似乎看到,战争的魔鬼并没有走远,它们还在不远的地方窥测方向,伺机反扑。

会议结束后,全区部队针对问题找办法,战备和训练高潮迭起,各项工作扎扎实实地向前推进。

吴克华把工作安排就绪后,坐汽车去南疆地区勘察。南疆的同志建议他天气暖和以后再去,可以多看一些边防部队。吴克华说:我是司令员,不是特派员,就是特派员也得早点下去看一看呀!看边防部队又不是爬雪山、过草地,哪有过不去的坎。吴克华说到做到,把去南疆勘察的时间提前了一个多月。

在工作岗位上,艰难险阻是挡不住吴克华的。1976年6月,63岁的铁道兵司令员令员吴克华,到青藏铁路空气稀薄、缺氧严重的地段视察。在连续20多天的日子里,吴克华爬上海拔4600多米高的施工现场察看路基,在海拔4000多米高的隧道掌子面上慰问连队。相比之下,南疆之行虽说距离长、路况差,但氧气还是能吃饱的。

吴克华没有料到,这次不上高原的勘察,却让他在海拔3000多米的吐尔尕特山口再次尝到了严重高山反应的滋味。这个山口的氧气含量不足50%,随同吴克华的年轻人到这里时,个个胸闷气短,腿脚发软,吴克华被高山反应折磨得连午饭都没有吃几口。

吴克华前列腺肥大,为了减少小便,不影响勘察日程,按照预定时间、地点到达部队,他一路上很少喝水。20多天后勘察任务顺利完成,吴克华的前列腺疾病加重,无奈之下只得把勘察北疆的时间顺延,以便缓解病情,顺利实施后续计划。

 6月下旬到9月下旬,广袤的北疆大地,戈壁流火炙人,大漠热浪升腾。吴克华顶着40多度的酷热,开始了北疆地区的战场勘察。考虑到北疆地区是未来反侵略战争的主要方向,吴克华把勘察日程安排了两个多月。他想通过脚踏实地的现场勘察,在脑子里烙上一张完整的北疆地形图。他告诉随行的干部:战场是指挥员的舞台,不熟悉战场的人不可能在这个舞台上把戏演活。

吴克华每到一地,都根据紧急战备中发现的问题,现地组织完善设防工程,现场修改作战方案。重要预设阵地的山头、坑道和野战工事,吴克华逐个攀登察看。9月底返回军区时,包括伊犁、塔城、博尔塔拉、阿勒泰、北塔山在内的中苏、中蒙边境的口岸、哨所、部队和要点阵地,都留下了吴克华将军的身影。

这次勘察期间,李晓秘书因事外出,吴司令员指名让我代理秘书,随他一起行动。正是这次随行,让我获得了多次采访老将军的宝贵机会。


长按二维码
关注《时史文化》




《时史文科》




联系我们

投稿信箱:sswh8001@163.com

小编微信:zhengnengliang_wlh


声明:图文来源网络公开内容,版权属原作者并深表感恩和敬意,如有疑问请联系本公众号删除。


全部评论(0)
  • 吴克华将军一、内紧外松的战备 1979年2月4日,大年初八。一阵接一阵的贴面风像鞭子抽打在脸上,生疼生疼。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冷冷清清。高悬的太阳挡不住滚滚而来的西伯利亚寒流,摄氏零下20多度的气温令人呵气..

    浏览:163次 评论:0
    2019-04-09 20:58
  • 请四川网友接力,一起为烈士寻亲,送英烈回家。这个烈士墓是志愿者2018年找到的,碑被埋了半截,肯定是没有家人去过的。当地老乡也访问过,没有人祭奠,60多年了。墓址:江西省鹰潭市下属的资溪市圳上村,汪忠信烈士..

    浏览:86次 评论:0
    2019-04-08 19:24
  •       在这清明节来临之际,为深切缅怀革命先烈,继承革命烈士遗志,弘扬爱国主义精神,云南联发科技电源有限公司行政部组织公司全体党员到禄丰县金山镇烈士墓园扫墓。       烈..

    浏览:65次 评论:0
    2019-04-08 19:20
  • 逢山凿路,遇水架桥,他们前无险阻;风餐露宿,沐雨栉风,他们前无困难!他们为祖国的强大鞠躬尽瘁,为人民的幸福献出生命…清明节将至,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铁道老兵和全市各界人士,来到位于武当山的老营革命烈士陵..

    浏览:146次 评论:0
    2019-04-04 20:14
  • “     我的爷爷——吴永高,是一名老铁道兵。他曾经保家卫国,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我的妈妈,爷爷的儿媳,用不同的视角,描绘了她眼中的公公。她用字正腔圆的语言,把历史娓娓道来,讲述了爷爷既平凡又..

    浏览:129次 评论:0
    2019-04-04 20:13
  • 铁道兵女兵,几乎在铁道兵诞生的同时,就有了。人们常说铁道兵的丰功伟绩。铁道兵的军功章,也该有女兵的一半。她们的花样年华,留在了千山万水的祖国铁路建设工地。她们在军营的存在,也天然地激发了男人的英雄气概..

    浏览:295次 评论:0
    2019-04-04 20:11
  • 悼念铁道兵英烈,缅怀英烈的丰功伟绩。清明节来临之际,段开展了“传承·2019年清明节祭英烈”纪念活动。在缅怀英烈伟绩中弘扬和传承铁道兵精神,让大家牢记历史,珍惜美好幸福生活,励志奋进争做新时代先锋。4月3日..

    浏览:107次 评论:0
    2019-04-04 20:10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