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战友作品:《天山情•达坂上的女兵》(陶福星主编)
2019-10-11 20:11:49 浏览:2017次 【

修建奎先隧道的二十三团有个十二人组成的女兵班,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二十岁上下,最小的十三岁。她们都出身于部队干部家庭,可是爸爸妈妈的惯宝宝。在天山,女兵们做些什么?

刚刚到工地,同男兵一样打土坯建营房,赤脚和泥,那才叫惨!

冰河里洗涤手术衣,手术衣冻成冰棒棒,手也成了“机器”。日复日,年复年的职业。

赴连队检查卫生,车遇故障,夜困雪山,有惊无险。

抢救面目全非、肢体残缺的战友,一次次永别……

女兵班,一定还有许多故事留在天山奎先达坂了。女兵们,请拿起笔,记录,告诉儿孙。

佟平,我多年前回乡探亲路过杭州,几位战友相聚,与她同桌共餐,当时不知道她还有这一段光辉生涯。


 

达坂上的女兵


作者在铁道兵军营中 


 19711月,我从学校应征入伍当上了一名铁道兵。在铁道兵五师二十三团,我先后参加了成昆铁路渡口支线、襄渝铁路和南疆铁路的建设,度过了难忘的五年部队生活。

当铁道兵苦,当铁道兵女兵更苦!

由于我们当兵时年龄小,因而受到的考验和磨炼也就更加艰辛。在五年铁道兵军旅生涯中,我最难忘的是在新疆奎先达坂的那两年。虽然离开部队已经有三十多年了,但每当回忆起昔日部队艰难困苦的战斗生活,特别是回忆起那些与我朝夕相处、生死与共、祸福相依,甚至把生命都奉献给祖国铁路事业的战友们,我的心情就久久不能平静,多少往事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打土坯建营房

1974年初,我所在的铁道兵五师二十三团奉命离开陕西旬阳,奔赴新疆修建南疆铁路。由于新疆气候寒冷、环境艰苦,团首长决定把卫生队的十二位女兵安排在最后一批进疆,我们怎肯落后,便联名给团首长写了请战书,积极要求能提前进疆。请战书送到团部,团首长批准了我们的请求,让我们4月随第三梯队进疆。心愿实现了,我们十二位女兵可高兴了。

我们乘坐的是铁皮闷罐火车,战士们群情激昂,一路高唱《铁道兵志在四方》,嘹亮的歌声让人热血沸腾。火车穿秦岭、跨黄河、越祁连山,驶过了无边无际的戈壁滩,经历七天七夜的长途跋涉,我们终于到达了新疆吐鲁番大河沿车站。

那天正好遇上刮大风,大风卷着戈壁滩上的沙石迎面打来,让人睁不开眼、站不稳身,这也让我第一次领略到了新疆的“风”采。第二天,我们又乘上刚从火车上卸下来的汽车,行驶了七八个小时,才到达了二十三团的驻地——天山奎先达坂。

团卫生队的营地是设在奎先达坂东侧的一块高低不平的山坡上,驻地周围是白皑皑的雪山,刚到时住的都是帐篷,因此首要任务是自己动手修建营房。修建营房最重的劳动是打土坯。打土坯要先和泥,把挖好的土加上水,靠人的双脚踩压拌和泥土。

和泥是个苦活,因为奎先达坂常年积雪,所以泥土是冻的,水是冰冷的,女兵和男兵一样赤脚踩土和泥,在冰冷刺骨的泥水里踩上不到十分钟双脚就冻得麻木了,有的女兵来了月经,还赤脚在冰冷的泥土中踩上一天,但第二天月经就不来了,有的从此落下了病根。

泥和好了接着打土坯,这是最吃力的活。我们把和好的泥用铁锹铲进土坯模型内,捣实抹平后,再将模子里的土坯倒在山坡上的平地晒干。那装满五块土坯的模子有一百来斤重,开始队里规定每人每天完成500块土坯,我们女兵年龄小、体力弱,根本无法完成任务。后来队领导照顾女兵,要求女兵班一天完成500块,我们十二位女兵起早摸黑地干,才能勉强完成任务。经过几个月的辛苦劳动,我们盖起了病房、手术室、宿舍、食堂。这年 9月,我们高高兴兴地搬进了自己动手修建的营房。

 

战斗在天山奎先达坂上的女兵班(前排右一为作者) 

天哪!这哪里是挖掘电线杆的坑。由于我们女兵不懂得放炮的常识,在小小的一个坑装了很多管炸药,药量过多,炸成了一个二三米深、四五米宽的大坑,真好笑!我们只好又去搬来石头、泥土,把坑再填回去。幸运的是,这次放炮中没有伤到一个女兵,我至今想起这件事还心有余悸。

洗涤手术衣

卫生队刚进驻奎先达坂时,一边安家,一边开展部队的伤病员医疗救护工作。由于部队刚进疆,营房内的水管尚未安装好,手术室用过的手术衣只能到河里去洗。我当时在手术室工作,每次做完手术后,洗手术衣是最麻烦、最辛苦的事。

在驻地不远处有一条小河,是阿拉沟河的源头。小河里的水是由天山上融化的雪水流下来的,即使是夏天,河里的水也是冰冷刺骨。那时正值寒冬腊月,气温常常在零下30多度,河面上结成很厚的冰。我先用石头把冰层砸破,然后在冰窟窿里洗手术衣。

是呀,要在冰冷刺骨的河水中洗衣服,真的需要点勇气!在冰水里搓着搓着双手很快就麻木了,不一会儿连知觉也没有了,只凭着感觉机械地搓洗,十个手指竟冻得像个红萝卜似的,那冰水浸过的手术衣冻得硬邦邦的,手指很快被磨破了皮。由于寒冷,当时还不觉得痛,但回到营房暖和后,双手就锥心地痛起来。擦上点药膏包扎一下,第二天又照常下河去洗衣。


难忘的战友

19758月,队里安排我探家,从新疆到四川路途遥远,领导为了让我们女兵能平安到家,特意安排我与探亲的干部结伴而行。那次同行的有七八个人,有连干部,有家属,其中还有一位排长。他是四川兵,个子不高,脸圆圆的,浓眉大眼,聪明机灵。在大河沿车站上火车时,车厢人多,车门虽然开了,但下面的人挤不上去。他急中生智先从车窗口爬进去,然后我们把行李一件件从窗口递进去,最后他又把我们一个个从窗口拉进车厢内。车厢人多没座位,他就把扁担在座位间一架让我们坐,他自己站着。一路上他主动给我们打水买饭,照顾周到,我们一行人都十分感激他。

探亲归队后的一天晚上,我们几位战友在宿舍聊天,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叫声,催我快到手术室抢救伤员,只看到四五个穿工作服的战士抬着一名重伤员来到了手术室。伤员躺在担架上一动不动,一个战士焦急地说:“快救救我们的排长!快救救我们的排长!”我们把他抬上手术台,迅速地进行抢救,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救活他!一定要留住他!”但是,他的头部、胸部、四肢多处严重炸伤,血肉模糊,最终因伤势过重而牺牲了。此时一位四川籍的医生问我:“佟平,你不认识他了吗?”我茫然地摇摇头。他又继续说:“他就是和你一起回家探亲的李林强排长啊!”我一听,不相信,怎么会是他呢?望着他被炸得面目全非的模样,我非常难过。几个月前我们曾在一起谈笑风生,而现在却生死永隔,他那么年轻就这样匆匆地走了,我不禁强忍着悲痛,打来热水,轻轻地为他擦洗身上的泥土,为他缝好伤口,把炸成几截的腿用绷带包扎好,再给他穿上新军装、戴上新军帽,让他干干净净地走好,这是我唯一能为战友做的事。

其实,我已记不清了,在我的手里送走了多少位像李排长这样的为祖国铁路建设事业献出宝贵生命的年轻战友。而他们付出了宝贵的生命,没能乘坐在自己修建的铁路上奔驰的列车,却将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守在铁路的两旁。

作者与姚克新(左)在工地上砸石碴时留影 

夜困冰达坂

197512月初,我随同团卫生队指导员到奎先达坂隧道出口的连队检查卫生工作,一天跑了七八个连队。当天晚饭后要返回卫生队,那天晚上,我们乘坐的车行驶到奎先达坂山顶时,汽车在雪地里打滑了,转了180度后左轮胎陷入了路边的冰窟窿里,进退不得。我们焦急地在山顶上等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拦住了一辆工地的翻斗车。因地面结冰,翻斗车拖车时轮胎打滑,一只轮胎也掉进冰窟窿里,两辆车都走不动了。

12月的新疆正是寒季,奎先达坂山顶寒风凛冽,吹在脸上像刀子割一样的疼。随着夜幕降临,山顶的气温骤然降到零下30多度。指导员知道晚上不可能再有汽车上山了,他毅然决定步行下山到团修理连叫台推土机上山来拖车。

从奎先达坂山顶到团修理连大约有五公里路,指导员下山时天已经黑下来了,我们想让一名战士陪他一同下山,可指导员觉得山上人少不放心,执意一个人下山。望着他那渐行渐远的背影隐没在黑夜里,我们既盼着他早点回来,又担心他的安全,在又黑又冷的冬天,一个人下山是很危险的。

山顶上只剩下我和两名汽车兵了,我穿着棉衣棉裤身上还不停地发抖。司机怕我冻着,叫我坐到驾驶室里,还硬把皮大衣脱下来给我穿。为了防寒,他俩在雪地里点着了喷灯取暖,还不停地在原地跑步、跺脚。我穿着皮大衣心里热呼呼的。这种战友间的关爱是多么真诚可贵啊!

晚上十一点多,指导员带着推土机上山了,推土机把两辆汽车从冰窟窿里拖出来,凌晨一点多我们终于安全地回到了营地。如果不是指导员冒险下山求救,我们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后果。


在隧道导坑内的演出

永远忘不了第一次走进奎先达坂隧道的情景。

197512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慰问团来到二十三团慰问演出。团里抽调我们几位女兵搞接待工作。1228日下午,慰问团演出结束后,提议要到施工现场为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的战士们进行慰问演出,于是我便陪同慰问团一行十多人来到了奎先达坂隧道施工工地。

一走进光线昏暗、阴气袭人的隧道,一股浓浓的硝烟气味扑鼻而来。开始大家气氛轻松有说有笑的,特别是慰问团一行人显得特别兴奋,他们初进隧道一切都感到新奇。走着走着,空气渐渐凝重起来,谈笑声没有了,大家默不作声。看那头顶布满犬牙交错的危石,犹如面目狰狞的鬼脸让人胆战心惊,惟恐它劈头盖脑砸落下来。而脚下则是坑坑洼洼,深一脚浅一脚,一不小心还会踩上一滩泥水,这样越走越紧张,越走越害怕,走了一千多米,我们才来到了隧道下导坑的掌子面。只见机器刺耳的轰鸣声中,四五个战士头戴安全帽,身穿工作服,扛着风枪在打炮眼。洞内空气浑浊、尘土飞扬,洞顶不停地有水渗下来,施工的战士个个脸上涂满了泥浆,只看见一双眼睛在转动。作业的风枪噪声很大,与战士的对话只能用嘴贴着耳朵大声地叫喊。战士们在这种恶劣的环境里工作,让慰问团同志很震惊,又很感动。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铁道兵是在这种危险而艰苦的条件下施工的,莫不流下了热泪,纷纷抢着向前和劳动的战士握手,热情地对战士们说:“我们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慰问团,特意到现场来慰问演出的。”战士们听了很感动、很高兴。慰问团就地为战士们表演了五六个节目,演唱得是那么认真、那么动情,泪水伴着歌声也流了下来,我情不自禁地也在一旁流着热泪。

演出结束后,慰问团的同志与战士再次握手告别,感叹地说:“我们真想不到铁道兵有这么苦,铁道兵真伟大!铁道兵为新疆人民造福,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次,我感受最深的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特别能战斗的铁道兵精神真伟大!


艰苦的锤炼

奎先达坂是天山主脉之一,海拔3470多米,自然环境十分恶劣。山上空气稀薄,缺氧30%,水烧到70度就开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常常让人胸闷气急、四肢乏力。由于慢性缺氧,时间长了,人的手指甲外翘。山上常年气候寒冷,一年四季要穿棉衣,冬天最冷时气温降到零下40多度,尿撒到地上立马就结成冰。

奎先达坂上小草长得稀稀疏疏,目光所及看不到一棵树木。成年累月过着“风吹石头跑,空中无飞鸟,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的枯燥生活。

刚进疆时,我们女兵班住的是帐篷,薄薄帐篷根本无法抵御夜晚的寒冷。一天晚上骤然刮起了狂风,把帐篷四周的帆布吹得飘起来了,我们女兵冲出帐篷,一个挨一个,用身体把帐篷四周压住,生怕帐篷被狂风刮走。当时虽然是6月天,但奎先达坂的夜晚气温已降至零度以下,寒风吹得人瑟瑟发抖,可是却没有一位女兵退却。暴风过后,大家的脸上、身上都像似刚从沙土里爬出来。

 

高寒缺氧无所惧,天山女兵笑开颜。 


奎先达坂的气候昼夜温差变化大,一天几乎经历三个季节,“早穿棉衣午穿纱,晚上围着火炉吃西瓜。”多变的恶劣气候时刻在威胁着我们。记得,我们刚进疆时,队里领导交给我的一项特殊任务——到茫茫的戈壁滩捡牛粪,以备晚上升火取暖。奎先达坂的夏天和秋天气候干燥,女兵们刚进疆时个个嘴唇开裂,有的还流鼻血,时间久了才慢慢适应。

最令女兵烦恼的事情是部队刚到奎先达坂后,买不到女同志特需的卫生纸。那时驻地几十里内没有一家商店,团里唯一的军人服务社也不供应,这可苦了女兵。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的找几块布,洗了用,用了洗;有的用衬裤代替;有的想法更绝,把被子里的棉花掏出来当卫生纸用。在如此艰苦的岁月里,我们女兵靠着满腔的热情、坚强的毅力和对祖国的一片赤诚,顽强地战斗着、生活着。

这些都是三十年前的琐事了,然而回想起来依然让人难忘。二十三团的十二名女兵是当时唯一一支生活在冰达坂上的女兵班。也许是历史命运的决定,把我们这些素不相识的女兵亲密地维系以一起。岂知我们都是来自于部队干部家庭,从小生长在城市里,入伍时只有十五六岁,最小的才十三岁,能够在那种艰苦环境下工作和生活,真是很不容易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同居一顶帐篷、同吃一锅饭菜、同寝一张大通铺的共同战斗生活,我们为自己给部队建设和我国铁路建设作出了无私奉献,感到无比欣慰和自豪!

 

20025月,作者与原铁道兵政委宋维栻(中)及浙江省铁道兵战友联谊会秘书长赵武松(左)在广州留影。

 

作者简介:佟平,浙江杭州市人,1956年生,1971年入伍,任铁道兵二十三团卫生队卫生员,1976年转到地方工作,现任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第二人民医院麻醉医生。




全部评论(0)
  • 我们生活的这个星球上,海拔最高处的铁路是青藏铁路。青藏铁路西起西宁,终点拉萨,全长1956公里,分“两期”建设。第一期工程,西宁至格尔木段,814公里,1958年开工,期间几经停建,1984年完峻、运营。工程主要有..

    浏览:415次 评论:0
    2019-10-21 09:34
  • 《解放军画报》中的“铁道兵”(1)今天恢复公众号写作。去年6月14日发最后一篇,题为《暂别》,这一“暂别”就一年多了。以前,基本保证了——除双休日之外的每天一篇文章发布,以后不再“作茧自缚”,但也要给自己..

    浏览:518次 评论:0
    2019-10-14 22:39
  • 2015年底开博客,2016年夏开公众号,时间仅2年多,发表文章500篇以上,多数内容同铁道兵史料有关,人气、粉丝,正在天天增长。是铁道兵这个独特的英雄群体,中国铁建传承铁道兵精神的青年一代,给了我鼓励、鞭策;所..

    浏览:2031次 评论:0
    2019-10-11 20:20
  • 韩志晨老师是铁道兵队伍中成长的作家,他的代表作是与其胞兄韩志君合著的农村题材三部曲、电视连续剧《篱笆·女人和狗》《辘轳·女人和井》《古船·女人和网》,成为当代农村题材电视剧经典。他在铁道兵服役期间,曾..

    浏览:2027次 评论:0
    2019-10-11 20:13
  • 回忆铁道兵二十三团决战决胜南疆铁路奎先隧道的《天山情》一书,先后转发了其中的16篇。主要内容、篇目都做了推介。因为内容的相似,浏览量走低;还有不少精彩的部分,暂停——留待以后再向读者推荐。感谢《天山情》..

    浏览:2061次 评论:0
    2019-10-11 20:13
  • “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是说居家过日子的安逸,出门在外时时处处的不便、艰辛。铁道兵四海为家,饱尝离别亲人的苦,颠沛流离的累。即便是人人享有、个个期盼的探亲,也无不经历买票、挤车、长途乘车的艰难困苦..

    浏览:2067次 评论:0
    2019-10-11 20:12
  • 本周关键词:表扬自己。纪念中国铁建成立70周年摄影展览照片已进入后期装裱阶段。在参与整理、遴选作品的过程中,很深的一个感受,必须与中国铁建宣传岗位上的同仁们交流。从各个单位选送的照片看,我们铁建系统对企..

    浏览:2041次 评论:0
    2019-10-11 20:12
  • 如果写战士,你一定会写战士手中的钢枪;如果画战士,也必然画战士胸前的钢枪……大概没有人写“战士与鲜花”吧。我在旧书地摊买了一本影集,8开大小,影集是一位军人采集的花卉标本,9页,大约百朵花。首页写了这样..

    浏览:2060次 评论:0
    2019-10-11 20:12
  • 海拔高,高寒缺氧,地质复杂,穿越6154.2米的奎先隧道,不尽的艰难困苦,话题沉重。今天,选发内容轻松,饶有情趣的《天山采雪莲》。李大钊说:“绝美的风景,多在奇险的山川。”铁道兵志在四方走天涯,吃过常人没有..

    浏览:2011次 评论:0
    2019-10-11 20:12
  • 今天的文章,不配任何色彩的照片;全素,像天山的冰雪,像亡者陵前的白幡……逢年过节,军需助理员李才元都留在部队为官兵生活奔忙,结婚5年没有同妻子秦海燕过一个团圆年。1976年1月21日,这天离春节仅10天,秦海燕..

    浏览:2051次 评论:0
    2019-10-11 20:12
作者专栏
  • yydtdb

    注册时间:2019-10-12 21:11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801772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